都很匮乏
2021-06-08 15:52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张柏楠:挑战还是挺大的。改革开放刚开始时,国家提倡创新,航天作为高新产业,吸引了一大批对航天事业有向往的年轻人投身其中,进行创新。但随着社会的多元化发展,各行各业都能搞创新,相对来讲,航天不再“一枝独秀”,不像以前的吸引力那么大了。另外,航天逐渐在转向商业化,不仅是传统国企,包括一些商业公司、大学都在搞航天研究,所以相互之间争夺人才资源的竞争加剧了。

张柏楠:从1992年进入载人航天领域到现在,一个切身感受是,我们同国外比起来,从原先的“跟跑”状态,逐步变成了现在的“并跑”。那时候主要看外国做什么,我们跟着做什么,遇到一个问题,很少有人能帮着解决,包括一些原材料等,都很匮乏。但近些年明显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做的事,很多都是跟国外一样的。与航天相关的科技,发展得也很迅速,中国教育的发展也给中国的科技创新培养了很好的人才基础。

张柏楠:民间和商业资本进入航天,对航天事业的发展是好事。航天本身就有很多领域是商业运行的,比如商业通信卫星。随着市场的需求和技术的进步,更多的领域也具备市场开发潜力,例如遥感。

北青报:此前,杨利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第三批航天员选拔已经开始,或将从大学生中选拔,且学历要求将提高至研究生。挑选航天员的条件,为何会出现这种变化?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响应国家号召,顺应市场需求,自主启动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商业遥感卫星系统和全球移动宽带卫星互联网系统研制,为国民经济建设、为“一带一路”建设、为开拓国际市场、为建设航天强国作出应有的贡献。商业遥感卫星已经发射4颗,可提供0.5米分辨率的高分辨率图像。全球移动宽带卫星互联网系统,可以为城市、乡村、野外、沙漠、海洋、高山任何位置的移动终端和商业手机,提供宽带通信和互联网接入服务。

张柏楠:这实际上透露出一个方向:中国的载人航天,实际上已经在转向应用,而不仅仅是实验。初期实验阶段,都是以航天驾驶员为主,有很多都是空军飞行员出身。

当然,我们主要还是靠事业吸引人,靠事业留住人,作为航天事业的主力军,欢迎有志为中国航天事业贡献力量的年轻人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来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工作,这里有最广阔的舞台。

张柏楠:第一,载人航天未来走向民用化、商业化,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这也是我们期望的。第二,目前,载人航天技术本身的发展趋于成熟,不像早期的风险比较大,带来的商业效益比较小,(那时)商业投资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目前正处于转换期,不好说它一定很赚钱,但正因为如此,才有很多企业进入这个市场。第三,客观来说,如果要走商业航天的道路,最根本的还是要降低运营成本,提高运营效率。降低了成本,民用载人航天的市场一定会起来。这也是马斯克可重复使用火箭、可重复使用飞船这项技术获得关注的原因。当然,我们国家现在也开始进行类似的探索。

相信未来几年,我们的很多航天领域会从“跟跑”转为“并跑”,飞船领域也会实现与世界同步,新一代飞船能力和指标将会达到甚至超过国际先进水平,为建设航天强国作出我们的贡献。

之前我提到,计划2022年前后,建成中国的空间站。建成空间站什么概念?它相当于国家的太空实验室。实验室里不仅仅是职业航天员的工作了,所以需要很多很专业的人才,一类是跟具体实验项目相关的科学家,到太空直接进行相关实验;还有一部分人是工程师,主要从我们这样的造飞船、造空间站的人中选取,负责空间站的修理、维护工作。我相信,将来还会有第四类航天员,也就是“太空游客”登上空间站。不过,具体要根据将来的运营规划来考虑。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lvai.com.cn恒丰开户送28元体验金-彩票开户送38-澳门云鼎开户版权所有